两票制下,药企2020年怎样防控 “虚开”风险?

发布日期:2020-03-19

新的一年刚开始,警方破获医药行业重大涉税犯罪案的消息又要让很多医药企业胆战心惊了。2020年1月3日,福州警方宣布,成功破获一特大虚开医药行业增值税发票案,端掉3个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25名。经查,2017年以来,犯罪嫌疑人颜某等人与犯罪嫌疑人郑某所控制的代理记账公司互相勾结,通过注册医疗管理、商务咨询等类型的空壳公司,在没有真实业务往来的情况下,对外共虚开咨询费、市场推广费、广告费等服务业增值税发票19667份,受票企业涉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

医药行业涉税案件大数据分析:在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重大税收违法案件中,频频可以看到药企的影子。药企的涉税风险没有因为“两票制“的实施而下降,反而在内因和外因的双重作用下,2016年至2019年呈现出较高幅度增长。来看一组药企涉税刑事案件的大数据,通过在裁判文书网以“医药”、“制药”、“药业”、“危害税收征管罪”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共检索案例552件,有效案件549件。在这549例案件中,从案件性质上看,其中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443件,占比达到81%,虚开发票罪75件,占比达到14%,虚开类合计高达95%。 

药企虚开现状:在药企虚开的这些案例中,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四种虚开方式都有涉及,其中让他人为自己虚开是药企最主要的虚开方式;与一般的虚开案件相比较,企业多抵扣税款固然是药企虚开的一个动因,医药行业高额回扣、商业贿赂的存在,且不得不通过虚开发票的方式洗出,也成为药企虚开的重要动因。

两票制实施后,过票公司销声匿迹,但与此同时,为了应付“两票制”,大量冠以“咨询管理服务”“医药科技咨询”“信息科技”等头衔的第三方服务公司应运出现。制药企业联合与其有着“亲密”关系的第三方服务公司,通过虚开增值税发票增加企业销售费用,以此抵消“高开”产生的额外税收负担,同时为高额回扣和商业贿赂等灰色支出提供出路。在经营范围内有中药材、中成药、中药饮片的医药公司,通过虚构农产品收购发票,虚增进项的案例也多见。两票制后药企由原来的“低开”转为“高开”,公司销项税额增大,为了将公司的增值税税负率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达到少缴税额目的,医药企业通过伪造农户身份信息,在税务机关领取《农产品收购发票》自开自抵,虚构中药材成本。同时,企业虚开发票风险,还在于容易受到上游药材贸易公司的牵连,若上游药材贸易公司涉嫌虚开,下游受票企业则可能会受到牵连。

医药行业近年涉税检查汇总:近年来,医药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监管压力和行业风暴,我们可以按照时间顺序来捋一下:2016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整治药品流通领域违法经营行为。2016年的平安夜不平安,央媒曝光多省市医药代表向医生输送回扣之后,整个行业开启了地震式大整顿。也是在这一年“两票制”即将在医药行业内全面推行,明确要求医药产品从生产到用于临床的流通环节只可以开具两次发票。2017年,全国范围内开展医药行业专项整治工作,提出八类疑点要求各地落实检查,由此掀起了针对医药行业的税务稽查风暴。2018年,国家税务总局湖北省税务局开展医药咨询行业专项检查。披着CSO外衣做非法勾当的假CSO成为重点打击对象。2019年,因康美药业300亿财务造假事件,财政部发布加急文件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选取77户医药企业开展穿透式会计信息质量检查。重点检查销售费用、成本、收入的真实性,同时还要求延伸到对关联方、上下游经销商、咨询服务乃至医院的检查。

2020年医药企业有效防控与妥善应对之道:在国家持续开展打虚打骗专项行动的高压态势下,还有金税三期的不断升级,2020年1月1日开始实施《税收违法行为检举管理办法》(国家税务总局令第49号),2020年2月1日开始实施堪称史上最严异常凭证规定《关于异常增值税扣税凭证管理等有关事项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9年第38号),2020年药企面临的涉税风险十分严峻。在此背景下,业务行为回归合规是大势所趋,业务合规是根本,财税合规是底线。医药行业应注重把控交易各环节的合规风险,尤其要规范营销费用合规。具体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防控:1、健全内控制度。涉税风险贯穿交易全过程,药企应当要建立完善的内控管理制度。采购和销售环节是防范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风险的关键环节。加强供应商/客户管理制度,在选择交易伙伴和签订合同之前对交易对方做必要的了解,可以通过一些官方或大型平台的公开数据查询企业的信用情况,纳税信用等级、是否存在异常经营等信息,评估相应的风险,做到严格从源头把控好;一且发现供货企业提供的货物有异常,就应当引起警惕,做进一步的追查,可以要求供货企业提供有关的证明材料,对有重大疑点的货物,尽量不要购进。财税管理上:配套严格的发票核查管理制度,严格审核比对资金流、发票流、货物流(服务流)一致性;规范企业账务处理,做好企业会计信息管理工作,确保企业合同、发票、交易凭证准确、完整、合规;留存好企业交易材料备查,尤其是关于合同、发票、资金流以及物流、货权转移的相关材料; 内部人员培训要到位。许多药企内部的工作人员,甚至包括财务人员,对如何认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法律责任认识不足,随波逐流,触碰“虚开”的高压线。

2、规范发票以及各类凭证的审核与管理“查账必查票"、"查案必查票"、"查税必查票,发票规范管理是企业防范税务风险的关键。医药企业需要着重规范发票以及各类凭证的审核与管理。取得的发票必须源于真实的业务,且真实的业务也要确保三流一致,各环节手续完整。对于医药企业而言,两票制下最需要解决的就是销售费用的合规管理问题,医药企业需要立即从现在的通过虚开过票来解决销售费用问题转变到通过合规营销来有效降低消费费用和成本。具体而言可以通过规范企业的发票管理和凭证管理入手来有效的降低销售费用,从而管控住虚开发票的风险。举例来说,在业务推广方面,对于会议费,除了保留发票外,应当留存会议召开时间、地点、参会人员、议程、现场照片、签到表等反映会议真实性的相关证明文件,企业财务人员要加强对相关凭证的收集和管理。总之,对医药企业而言所有的销售费用必须首先遵循真实性原则,这不仅是企业内部控制的需要,也是税务稽查、公安经侦部门调查的关键,在真实性原则指导下医药企业对于费用的发生一定要注意保存相关证据材料,这样才能有效降低被认定为虚开发票的法律风险。

3、加强CS0资质审査,确保服务真实性、合规性。医药企业、医疗机构必须顺势而为,不可固守旧的经营模式和既得利益。背离社会需求和监管期待,必将淘汰出局。目前,医药行业已经效仿国外经营探索合同销售模式CSO,且在初期亦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但是,随着一段时间的探索,CSO的性质悄然变化,没有提供应有的服务,反而成为虚开的帮凶,致使以湖北为代表的地方税务机关对CSO及其服务的真实性进行大范围的检查,因此,医药企业在探索合同销售模式时,务必加强CSO相关资质的审查,并且确保服务真实、合规。真实合规的CSO模式是医药行业升级所需要的。

4、建立风险隔离机制,借力税法专业人士在两票制背景下,医药企业适合采用购销分离模式,更有利于保持上下游交易的独立性,防止虚开风险往核心层公司葛延,使经济损失和法律风险可以锁定,即风险隔离隔离机制。

最后,医药企业自查阶段发现虚开嫌疑的,应当及时补救,自行进项转出,以免进入行政处罚程序。已经收到税务处理、处罚通知书的,应当尽快搜集相关交易真实性证据,积极行使提起复议、行政诉讼的权利。实践中,由于虚开案件起刑点低以及“刑事优先”的要求,税务局一般会在发现涉嫌虚开后立即移交公安经侦部门处理,中止税务稽查程序,使医药企业涉税案件刑事风险到达顶峰。因此,在上述任何一阶段,均建议医药企业尽快聘请专业税务律师介入,维护企业及相关人员的合法权益,避免处置不当或不及时,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必删


立即咨询税收优惠方案

400-115-7077
电话
微信
计算
电话
微信公众号
回到顶部
节税计算器
税种选择
合同种类
实际年收入额
联系人姓名
联系电话

立即咨询税收优惠方案

400-115-7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