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热议的“灵活用工”,这波红利你怎么抓?

发布日期:2020-05-29

两会刚刚闭幕。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篇幅堪称改革开放以来最短,仅有1万字出头,篇幅仅是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的一半。然而,就是在这么简短的报告中,有一个词被提到了39次,这个关键词就是“就业”。

在整份报告八个章节里,六个章节都提到了“就业”二字,就业问题贯穿始终。不难看出,就业问题是今年的核心焦点。同时,在人大代表的各个提案中,“灵活用工”成为了热点话题。

全国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劲波建议政府以定向补贴等方式,鼓励人力资源服务企业搭建灵活用工和共享用工平台。同时,加强宣传引导,吸引更多有需求的企业通过平台发布信息,促进供需信息精准对接。

全国人大代表、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建议进一步明确灵活用工政策,加强对民生行业的指引,减轻企业人力成本。建议人社部门根据行业具体情况,制定适用于零售业的灵活用工审批条件,赋予连锁零售企业与职工更多的自愿选择和协商空间。

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会主委高小玫围绕劳动关系保障,提出《保就业促发展,加快灵活就业立法进程》的建言,将议题进一步聚焦如何保障灵活就业人员的合法权益。

对企业而言,灵活用工可以有效降低成本,提高在危机中的生存力;对个人来说,灵活用工提供了更丰富的工作机会。与此同时,它也给雇佣双方带来了新问题、新挑战。

无论你是企业家、管理者,还是职场人士,都应该好好琢磨下灵活用工。什么是灵活用工?

《灵活用工》中,是这样定义这个概念的:

灵活用工是指在规定工作任务或固定工作时间长度的前提下,企业根据关于雇佣关系制度的现行法律法规,通过使用兼职、劳务合作、自雇合作、劳务派遣、短期合同、人力资源服务外包等多种用工方式,帮助实现企业人力资源队伍的快速调整、精确匹配、弹性管理和敏捷适应环境变化。

简单来说就是,企业与员工不建立正式的雇佣关系,而是根据需求,通过人力资源外包的方式解决任用问题。

派遣、外包、劳务、小时工、兼职、自由职业都包含在灵活用工的范畴内。

中国灵活用工的热潮兴起于2015年左右,2015-2020年间,热度急骤上升。根据天眼查数据,注册“灵活用工”标签的企业一共有120家。2000年以前成立的有2家,2001-2005年成立的有5家,2006-2010年成立的有3家,2011-2015年成立的有8家,2016年-2020年激增到了69家。

在互联网行业,流传着一句话:腾讯、小米酷爱岗位外包,“十个岗位八个外包”。

在国外,“灵活用工”早已是非常成熟的用工模式,例如谷歌。当你走进谷歌的时候,你会遇到超过10万人的“灵活用工”。

灵活用工的本质是对社会零散、碎片化劳动力的充分利用。

管理大师查尔斯·汉迪,在《非理性时代》中曾提出三叶草组织形态。他认为未来企业由三部分员工组成:专业核心人员、外包人员和临时及兼职人员。30%的员工是核心员工,会跟随公司一起往前走,三分之二的员工通过外包、顾问、自由职业者的形式来存在,未来这样的公司才是一个健康的公司。

图为:三叶草组织形态企业的福音和挑战

对企业来说,灵活用工的好处不言而喻:可以根据需要招聘人才,和人才从劳务关系变成了合作关系,仅社保费用就减少了一大笔开销。同时,也降低了人才流动带来的各项成本。项目比较多,可以多用几个人,项目比较少的时候,就可以少用几个人。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还催生了灵活用工的新模式——共享员工。

疫情期间,各行各业尤其是线下服务业,包括餐饮、酒店、影视、旅游、商业零售、教育、娱乐等,遭受了空前的沉重打击。

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近400家门店的西贝,面对新冠疫情肆虐也显得束手无策。2月初,西贝董事长贾国龙一句“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个月”,暴露出此波疫情对所有餐饮企业的巨大冲击。

贾国龙发声之后,外婆家、眉州东坡等知名餐饮企业的管理层也纷纷发声:受疫情影响,旗下门店或已停业。眉州东坡的上座率下降幅度曾超过80%。海底捞也延长了停业的时间。

这波疫情中,人工成本成为传统餐饮企业不可承受之重,但却是一些新物种的“痛点”。

特殊时期,新零售平台盒马鲜生的网上订单,较去年同期激增220%,出现了人手紧缺的状况。于是,盒马鲜生与西贝、云海肴等餐饮企业展开合作,“共享”他们赋闲的员工。

“共享员工”成为国内企业应对疫情,积极自救的一次创新之举。

随后,陆续有餐饮、文娱、百货、商场、汽车租赁等行业的1800多名“共享员工”加入盒马,经过培训合格后上岗。此外,沃尔玛、京东7FRESH、永辉等多家零售企业也陆续发布“员工共享”计划,向临时歇业的餐饮、酒店、影院等企业员工发出邀请,以抱团取暖,共克时艰。

通过“共享员工”,电商零售平台解决了人手紧缺的问题,传统企业降低了因人工成本导致的资金链断裂风险,赋闲在家的员工获得了新的工作机会,可谓“三赢”。

当然,硬币总有正反两面,灵活用工也给企业带来了一些风险与挑战。这些是企业需要防范、注意的。

首先,是法律风险。在现行的的劳动法规与政策中,仅有一些临时性措施来保障企业或劳动者的合法诉求。对于灵活用工这种非标准的劳动关系,仍然缺乏具体的行政配套规定与相关执法保障。

其次,是公司机密泄露的风险。为了完成项目,企业很可能无意间把机密“泄露”了。当“临时员工”与企业结束合作关系,转投竞争对手时,有没有可能泄密?

再次,是忠诚度很难保证。毕竟不是全职,如何让“临时员工”一心一意跟着企业走,也是一大挑战。个人的自由和代价

对于个人来说,灵活用工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你完全可以不用受雇于某一家公司,而是可以和多家公司合作。

我们天天离不开的外卖配送、共享出行都是典型的灵活用工,当下最火热的直播电商更是灵活用工的典范。

近几年的直播带货,各大平台、主播齐发力,可谓“热点制造机”。李佳琦这些头部主播,几乎都是每年千万级别的收入,一些腰部主播也能一个月赚上六位数。惊人的带货量,让人不得不佩服直播的强大。但这些惊人成绩的背后,不知道大家可否注意到,很多主播都是通过“灵活用工”的方式,来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

B站自媒体和直播博主——道爷KEI,每天晚上10点半在直播间发起话题分享。

疫情期间,她明显感觉“直播间的人数是以往的两倍。”根据数据统计,仅仅在2月5日的直播,直播观看人数就超过1.2万,弹幕条数2.6万,付费礼物价值超过8000元。

为了适应新形势,道爷KEI开始加班。过去,她的工作时间是晚上10点半到次日凌晨两点。如今,她每次开播的时长增加了两小时,一直到凌晨四点才结束。

关于为什么喜欢这份工作,道爷KEI给出的理由是:主播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不必固定时间上下班打卡,再加上本身性格相对“宅”,不喜欢出门和过多社交,在家面对摄像头做主播就刚刚好。

这完美体现了灵活用工的种种优点。

不过,对于个人来说,个人权益的保障,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2019年,我国共享经济的服务提供者约7800万人。但长期以来,从业人员的权益,却受到不签订正式劳动合同、社会保险缴纳缺失、劳动保障不到位、互联网平台“以罚代管”等方式的侵害。

所以,在参与灵活用工时,个人也要有保护意识,不能“任人宰割”。无论如何,灵活用工已经扑面而来。

阿里研究院预测,2036年之后,所有人将告别8小时工作制,50%的劳动力会通过自我就业的形式完成就业。公司会平台化,只保留核心员工,其他非核心员工,采用灵活用工的方式,来服务这个平台。

灵活用工,你准备好了么?有什么心得和建议?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一起来聊。如果你有灵活用工业务与财税方面的需求,欢迎联系极税通税筹平台,为你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

来源:嘉宾大学


立即咨询税收优惠方案

400-115-7077
电话
微信
计算
电话
微信公众号
回到顶部
节税计算器
税种选择
合同种类
实际年收入额
联系人姓名
联系电话

立即咨询税收优惠方案

400-115-7077